起底邪教“血水圣靈”:總部在臺灣 積極向境內滲透
來源:南方都市報    編輯:余婷婷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12-21 11:42    瀏覽次數:

教徒面前呼風喚雨,臺前幕后萬人敬仰。邪教首領左坤自封為“神”,這個自稱手握境內30萬教徒的86歲老人,有私人飛機、加長悍馬轎車接送,被稱之為“財”、“色”俱好的邪教人物。

1988年,左坤創立“血水圣靈”,總部在臺灣地區,設立之初,臺灣當局認定其具有邪教傾向而予以擠壓。為逃避打擊,左坤由臺灣移民至美國。

67歲老人高喊他“老爸”,兩三歲幼兒對“神爺爺”的邪教咒語對答如流。成百上千青少年“神兒女”加入,百萬計教徒“奉獻”款從世界各地流向總部臺灣。左坤一邊對全球教眾宣揚世界末日來臨,立誓“進神國”,教眾吶喊震天,一邊謹慎囑咐教會骨干一旦被抓要謊稱他將命不久矣。若不是包含“三省都督”在內的多名中高層頭目被抓歸案,10多年來的涉密資料被警方掌握,左坤的邪教帝國可能仍在飛速壯大。

邪教“血水圣靈”首領左坤在國外一次教徒集會上


左坤自封為“神”,被教徒稱作“老爸”

“神人”左坤

積極向境內滲透、發展組織,教徒從老人到兩三歲幼兒

左坤年已耄耋、步履蹣跚,身前身后貼身護衛,他想在有生之年把“血水圣靈”締造成“屬靈的奧林匹克”。

全世界的邪教組織數以萬計,去年5月底山東招遠“全能神”邪教徒殘殺無辜群眾事發之后,“血水圣靈”數度被點名為邪教。新華網報道,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7個邪教組織,“血水圣靈”名列其中。(觀察者網注:中辦國辦明確的7個邪教為:呼喊派、徒弟會、全范圍教會、靈靈教、新約教會、觀音法門、主神教。“血水生靈”是“新約教會”的一個分支。1988年,左坤另立“耶穌基督血水圣靈全備福音布道團”。目前,該組織活動涉及20個省、自治區、直轄市。左坤等人自稱“先知”,代表“至高神來執掌王權”,是“神在地上的君”,宣稱要“推翻人的國,建立神的國”。)中國反邪教協會也在譴責聲明中明確指出當前國內11種活躍的邪教,“血水圣靈”是其中之一。

據人民網報道,“血水圣靈”設立之初,臺灣當局認定其具有邪教傾向而予以擠壓。為逃避打擊,左坤由臺灣移民至美國。近年,該教積極向境內滲透、發展組織,并瘋狂向信徒斂財,左坤則是“財”“色”俱好的人物。

“血水圣靈”總部在臺灣地區,以特區、區、小區、教會四級體系劃分,目前有10個特區。2014年之初,江西“特區”已有613個教會,左坤要求全國教會骨干學習“江西經驗”,提出發展1萬個教會的目標。去年年底,他公開宣稱教會已達7000個,境內教徒逾30萬。

“得中原者得天下”,左坤曾親自給山東“特區”發信鼓勵。警方披露數據顯示,僅山東“特區”中德聊、德濟、長豐三個小片區,2014年7月至12月間就發展教會65個,教徒達2000余人。而傳教能力強的王某,短短7個月內就在河南七個地市完成基本組織架構。

在山東“特區”向左坤生日獻禮的視頻中,無數六七十歲的老人一臉喜慶,歪著腦袋翹著屁股喊左坤“老爸”。也有兩三歲的幼兒一臉童真,對“左爺爺”的咒語對答如流———

幼教甜甜地問:“如果你看到有龍有蛇有骷髏頭該怎么辦?”

幼兒順溜地答:“用靈禱告,嘀嘀嘀嘀,教會奉左坤爺爺所侍奉神的名,靠賴主耶穌大能大力,狠狠地捆綁詛咒掌死權的魔鬼撒旦,將它們趕盡殺絕。”

左坤被教徒叫做“老爸”,被視作神。“血水圣靈”的前身———臺灣石牌教會的手冊記載,左坤之姓名幾千年前就寫在經上,左乃東方,坤為婦人。左坤生于東方海島,1966年8月8日被提至三重天,歷練40年、付出生命代價,才練就傳福音建立基督的肉身,身披日頭,腳踩月亮,頭戴十二星冠冕。而左坤在《家譜》中自述1930年生于江西,出生不久父親、祖父相繼去世,母親帶其改嫁,15歲時恰逢軍隊有個叫左坤的士兵逃跑,他才頂替參軍。

左坤說在一次戰亂中找到一筆錢,趁亂離開部隊去其他地方游覽,花完錢回到部隊才發生死傷慘重,逃過一劫。又有一次他遭埋伏,裝作傷兵被放走,“多年戰火中幸存,沒想到神使我在軍中經歷了多次喪命的危機。”

這樣的“逢兇化吉”并非孤例。左坤還說2005年在紐約遇到“17級颶風”,休斯頓最好的建筑只能防9級風,人們都在逃亡,教會的人電話催他快走,他說沒關系,“風已經吹到門口了,卻一直打轉不能前進。”

2008年左坤曾對全球教徒講自己三次“死的經歷”。他說,自己第三次死的時候,被送到全世界最先進的M R I檢查儀上,機器一開,房間所有的剪刀、菜刀、鐵的東西都吸上去了———因為他心臟沒有瓣膜,血管里裝了支架、身上有金屬。

馬航墜機、昆明暴恐、高雄爆炸、加拿大國會槍擊、烏克蘭東部戰爭……左坤還對“血水圣靈”教眾舉例說,這些都是大災難來臨前的先兆,世界末日快到了,只有“血水圣靈”教徒才能平安度過,才能隨他“進神國”———“我的生命是從神來的,是不會死的。”

教會擴張

教會中50歲以上人員居多,學歷普遍低于高中水平

“世界末日就要到了,不信教的人都將接受神的審判,死后不得超生……只要信教,包你和家人百病不生,死后都能夠上天堂做王……”早在1995年8月,重慶73歲的女基督徒王阿婆就相信這樣的“世界末日論”,成為“血水圣靈”教會的執事。時隔20年后,“血水圣靈”的教徒依然篤信,“作為‘神兒女’,我們要效法老爸,將自己當活祭獻給主,做主合用的器皿,滿足神的心意。”

在被警方逮捕的一名教徒高層人士的電腦中,有500余首諸如“老爸活著就是基督”等詩歌,還有自2005年7月以來左坤錄音、錄像、照片等首次被發現、尚未公開披露的文件。照片中既有左坤在三輛價值30多萬元大功率摩托上戴墨鏡的神采奕奕,又有左坤戴帽在湖北武漢黃鶴樓下豎起大拇指的“路人甲”手勢。

28歲的山東小伙高強曾任“血水圣靈”山西、河北、河南三省帶領,去年被挑選為骨干赴臺灣與全球22個國家的教徒參拜使徒左坤。因母親信基督教高強略懂圣經,大學時女友曾因其宗教信仰而分開。2008年大學生物系畢業前夕,他在公園遇到傳福音、發展教徒的姊妹(教會內部互稱兄弟姊妹),交流圣經后領受福音。

當過質檢員,干過幾份正經工作,直到2013年辭職期間,他還只是偶爾看圣經。2013年5月他回德州的基督教堂聚會,散會后遇到“血水圣靈”的陳姊妹,深入交流后對方問他是否愿意做神的工作,困于沒有更好工作,他答應了,隨后被推薦到山東濟南專職傳教。高強說,他曾嘗試跟母親談圣經,希望把“血水圣靈”的思想灌輸給她,但母親死活不信,父親、姐姐則連基督教都不信。不過“血水圣靈”2014年3月9日建立的陜西漢中市華陽教會人員名單中,有的一家老小都入教會。

陜西漢中33歲陳女士職高學歷已算得上“高文化”,她在教會中是執事,她53歲的母親貴為教會長老,陳女士7歲的兒子也在教會中。因羨慕姐姐“可以擔當”,陳的妹妹加入教會,不過教會組織者對她批注,“此人雖單純,但因為看護雙胞胎小孩,所以只能建造,不能擔當。”

教會中50歲以上人員居多,學歷普遍低于高中水平。老齡教徒中鮮有大專這樣的“高學歷”,不過60歲的王某“認識職分,忠心向上”,被重用為當地教會唯一的“長老”。長老是“血水圣靈”各大特區專設的福音組選拔出來,以作擴張與控制之用,即便七八個人的教會也必須設立長老。教會在擴張之時并非什么人都接納,在一份新建教會人員名單中,學歷最高、76歲的劉某,被特別標注“靠不住”。

少年教徒

“血水圣靈”山東特區2014年新發展教會人員中青少年達30%

令人觸目驚心的是,新入教會人員中出現剛上小學的7歲小孩,正上初中的14歲學生。在山東特區慶祝左坤86歲生日的感恩特別聚會上,一名學生模樣的主持人說,“左爺爺可是前無古人、后無來者,東方婦人、列國先知。”也有幼教對兩三歲的幼兒說:“拯救靈魂照顧我們大家,把左坤當做真主一樣禱告祈求,飯前禱告。”

警方告訴南都記者,左坤曾針對發展青少年教徒指出,要從遠處著想、從近處培養,把高校和中學群體作為著重發展力量,要利用幼師不斷向幼兒灌輸理論,培養后備力量。

2014年內蒙古警方在“血水圣靈”一次集會中發現,聚會者全是稚氣未脫的孩子,大多為中小學生。“血水圣靈”特別注重向大中專院校學生“傳福音”,利用歌舞詩會、旅游會餐等誘惑青少年加入,還給年輕教徒“拉婚配”、出資舉辦婚禮。

警方向南都記者透露,“血水圣靈”山東特區2014年新發展教會人員中,青少年比例高達30%,最小教徒9歲。第一副帶領28歲,河南區總帶領年僅19歲。傳教能手高強曾總結,“在一些公共場所傳福音,盡量找一些年輕人或者學校學生,因為只要他們父母信他們基本也會信,年輕人文化基礎好,傳福音效果更好。”

不過,發展教徒并非易事,高強發現,即便與信仰相近的三自教會人員傳教也只有5%的成功率。傳教從找陌生人搭訕開始,問是否懂圣經、是否信耶穌,先交流圣經、再邀請聚會。再慢慢用圣經第九章的新約將保羅看到異象、講神派使徒一事,逐步讓他們接納使徒就是“老爸”左坤。進入教會要受洗,并宣誓———“我已領受血水圣靈全備福音,在圣靈重建教會中歸附使徒帶領,接受五等職事成全,我若歸向東方閃電或受了東方閃電的迷惑,或在圣靈重建教會中做臥底,破壞迷惑弟兄姐妹,在世必被惡魔纏身,遭神咒詛,今生無平安來世還要下硫磺火湖。”

教會人員還要簽署“切結書”,承諾自愿出來、接受調動。此外,回家必須經過同意,不能隨便與家人、親戚、朋友、同學、同事通話,打電話必須經過教會批準,手機不可私用,可奉獻給“老爸”或上交保管。平日傳福音之外還需做后勤,并每月定期奉獻。后勤都是經濟實體,由教會弟兄姊妹出錢開辦,經營、管理都是教徒出錢,若盈利就交給教會匯入臺灣總部。而奉獻,簡而言之,就是為獲垂青每月向“老爸”孝敬的錢。

孝敬“老爸”

建立連鎖咖啡快餐等經營實體擴大收入來源,教徒每月捐款

2013年左坤將后勤體系交由其子左得恩掌管,為擴大收入來源建立連鎖的咖啡、快餐、蛋糕等經營實體。2014年僅山東“特區”投資10萬元以上的實體就有9家,每月上交的錢財高達30萬元。警方掌握的山東“特區”財務報表顯示,每月教徒捐款以百元起步,多則過萬,各小區教會要定期向總部上報教徒沒有捐獻的原因。

高強稱,山東的后勤以餐飲小企業居多,如山東濟南的“福氣來到”,投資八九萬元等待開業。河北涉縣有早餐店,太原有烤魷魚攤,煙臺有小吃店,山東濰坊有小蜜蜂壽司。有的小店兩三人,大多為弟兄姊妹,店面雇員也要自己出錢,每月要匯報財務報表。

德州濟南片區2014年3月的賬目詳細記載著,5個小片區供奉2.3萬元,上月結余1.3萬元,本月總收入3.6萬元,去掉近0 。6萬元開支,上交1.5萬元給教會,留下1.5萬元作為下月經費。南都記者注意到,教徒肖某撿到的1元也被計入收入,支出更是精確到幾毛錢。

不過,這樣精細的賬目并沒得到“血水圣靈”高層認可。內部文件顯示,臺灣總部高層人士曾向全球教會骨干下達指令,要求財務報表制度化、標準化、國際化,使用全球通用的“捐益表”,才能讓后勤不斷擴張。“每個教會報表五花八門,甚至同一個教會后勤的表格都不一樣,我每次看得很艱難,尤其我每個月還幫全世界各教會的后勤報表把關。”

后勤掙錢之外,奉獻是更直接的獻媚方式。2014年3月山東“特區”下轄的陜西片區奉獻款名錄中,僅6人就貢獻3.18萬元。其中,陜西西安44歲的胡某供奉2萬元,教會特別批注,“單純,愛傳福音,因丈夫逼迫、藉跑三輪車做工。”另一名初中學歷、60歲的長老楊某貢獻了1萬元,“非常寶貝,認識爸,忠心跟隨爸,每次奉獻都很大。”

來自外語學院教會、年僅7歲的最小奉獻者,剛上小學,貢獻了200元,“單純,愛聚會,與家人常學習圣經。”“單純”是向“老爸”供奉名單中最常見的描述,還有“忠心”、“有擔當”。1995年被封為執事的王阿婆,一入教會心甘情愿就把多年攢下的4000元奉獻給“血水圣靈”,10多年來她前前后后奉獻3萬余元,包括小兒子給她看病的1萬多元。

警方告訴南都記者,“血水圣靈”為確保奉獻款能如數上繳,采用當日上交、區交叉監督的方式管理,利用普通教徒身份證辦理銀行卡,指令下級將奉獻款上繳至指定賬號,下級無法隨意支取,又借以逃避追查打擊。各級上線提取現金再存入指定的銀行卡,層層轉存,保證打入的奉獻款不得過夜。

此外,各區將自己后勤收支賬目、奉獻款交給其他區,再由其他區將奉獻款上交“特區”,防止各區將奉獻款私自截留挪用。同時“特區”通過信徒將境內的儲蓄卡帶往境外,或告知境外銀行卡密碼的方式,由總部在臺灣直接取現。警方調查,2014年7月至9月間,臺灣總部從一教徒六張銀行卡中共取現200多萬元人民幣。

盛極教會

“血水圣靈”2014年盛極一時,召集全球教眾骨干在臺灣參加夏令特會

左坤財富幾何,不得而知。南都記者看到,左坤在全球多地游覽的照片,帽子手表一身名牌,身前身后一眾教徒。警方介紹,左坤有三輛價值30萬元以上的豪華摩托,佩戴手表市值20多萬元,隨身佩戴的裝飾價值十多萬元。“出入非高檔轎車不坐,常年住宿五星級以上酒店,去美國期間乘坐的是私人飛機,有加長的悍馬轎車接送出行。”

左坤有三輛價值30萬元以上摩托,還有私人飛機

警方指出,“血水圣靈”近兩年有坐大之勢,2014年曾盛極一時,召集全球教眾骨干在臺灣參加夏令特會。那也是高強入教以來第一次見到“老爸”的真身,除大陸10個“特區”的127名骨干,還有亞洲、歐洲、北美、南美、非洲等22個國家的教徒。

高強回憶,2014年8月5日晚11點到達臺灣桃園機場,比預計晚點兩小時。一下飛機就有人舉著“血水圣靈”教會的牌子呼喊,機場大廳人員聚集后已近零點,“老爸”左坤也在等。

一同參加夏令特會的31歲河南人趙繼明也記得,當時左坤穿著一身淺色的西裝,無人攙扶,但明顯看得出腳部疼痛、走路艱難。“他微笑著說歡迎來臺灣,回酒店好好休息,并未講太多。”而次日上午8時,左坤也未在致辭中公開講“血水圣靈”在大陸的情況和全球發展計劃。夏令特會持續4天,主要是講圣經。

讓高強印象最深的是8月14日,恰逢“血水圣靈”重建教會26周年紀念日,夏令特會的全球教眾在臺灣禮堂給左坤開生日慶祝會。

這部5.63G的現場錄制視頻中,除系列歌頌左坤的歌舞節目,還有一個警方捕捉教徒的情景劇。情景劇中便衣警方被演繹為自稱“在這里我就是王法”、持槍恐嚇動手打人的暴戾形象,“再聚會判你們十年牢。”而被捕教徒氣宇軒昂,“頭可斷血可流真道不可不操守,血水圣靈不可丟,不能停止聚會,不能跟仇敵妥協。”

在第二場情景劇中,“血水圣靈”臺灣教徒依據法律條文駁斥警方,“放下我們的東西,利用職務之便侵吞或占用公共財產是貪污罪。”警方問,你們最近還有沒有跟左坤來往?教徒激辯,“偵查人員在詢問犯罪嫌疑人的時候,與本案無關的話題,我們有拒絕回答的權利。”臺下全球教眾陣陣叫好,這也作為全球教徒應對警方抓捕的范例。

在那場“激動人心”的晚會后,他們在臺灣旅游,左坤隨行,眾人備受鼓舞。高強返回山東后還對“血水圣靈”引以為豪———從大陸到臺灣的費用是山東“特區”出,而到臺灣的住宿、旅游都是臺灣教會出資,住宿比大陸好。高強至今沒想清楚,那次“血水圣靈”全球夏令特會為何刻意將大陸的127人打亂,就連山東“特區”的8名骨干,航班、車次、住宿也分開了。此外,臺灣總部要求教徒不許跟外片區教徒交流,更蹊蹺的是,教會提醒教徒,一旦被警方抓住,一定要強調左坤身體狀況極差,坐輪椅、流口水,命不久矣。

悔不當初

高強說邪教歪理蠱惑人心,那些起早貪黑經營生意賺的錢全部奉獻給了左坤

從臺灣總部回來后,2014年底,高強被告知自2015年1月起接管河南片區。不料,他在1月6日途經河南鄭州時的一個聚會上被抓,一同被抓的還有趙繼明,他們甚至不記得在臺灣夏令特會見過彼此。

警方披露,聚會上發現左坤指派撰寫的反動書籍。此書根據我國現行憲法、刑法、刑事訴訟法、治安管理處罰法等系列法律,針對如何鉆法律空子、遭受打擊時的應對方法,列舉詳細措施與手段。據介紹,2011年8月31日,北京市通州法院開庭審理“血水圣靈”北京特區帶領等人的案件。庭審前一天,左坤以公開信形式向境內信徒下達指令,要求境內信徒對政府迫害宗教行為公開譴責。

此外,左坤曾多次向美國總統奧巴馬、前國務卿希拉里以及美參議員外交關系委員會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、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寫信,陳述政府對“血水圣靈”組織成員抓捕的行為,利用國際社會實行政治施壓。“血水圣靈”骨干內部資料顯示,左坤曾以2013年教會人士被抓又被放的經歷,傳授與警方打游擊戰、讓對方疲于奔命的經驗。“如羊進狼群,要寧巧像蛇、馴良如鴿,要以投資、經商為由引開警方注意,然后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即可轉往江西鄉下傳教,等警方發現時又撤離當地,擺出企業家和老板的身份,談論投資經商一事。”

警方透露,審問這批教徒費時費力,最初問任何問題,要么不開口,要么反復念圣經。被抓獲的高強事后坦承,“我們其實知道‘血水圣靈’是國家明令禁止的邪教,所以約定俗成,一旦被查獲就不要說是‘血水圣靈’的,就用圣經的理論來狡辯不是邪教。”

曾任“血水圣靈”河北、河南、山西“三省都督”的教會骨干,寫下悔過書與對邪教的認識

高強還透露,以前也有人被警方抓獲,被公安機關或別的部門處理后,“血水圣靈”特區會讓他們交代被關的所講所聽所感,隨后反饋給總部,左坤會決定對方去留。“我想我會留在教會的,我出去也會如實講的。”

高強對提審民警坦白,“我們出去不會再有抵觸的情緒,但信仰不會改變,對血水圣靈會有自己的看法。”而趙繼明則表態,“原來不懂,現在知道是邪教了,再也不信血水圣靈了。”

“雖然被限制了自由,但真心感到這是不幸中的大幸,終于看清了迷茫,看到以前從未看到的天地。”關押第20天,高強寫下悔過書,意識到邪教在個人崇拜、神化首要分子、聚眾斂財、宣揚末世災難威脅論等特點,感謝照顧、開導、教育、感化他的民警。

高強說,左坤的邪教歪理蠱惑人心,讓許多教徒甘愿奉獻自己的時間、金錢,對教會的付出甚至超過對家庭、社會、國家的付出。那些起早貪黑經營生意賺的錢,除了供應自己和家人全部奉獻給了左坤,“邪教騙走了我們的家人,騙走了我們的錢財,騙走了我們的明天,應當堅決反對邪教,拒絕邪教。”

而王阿婆50歲起手腿顫抖,不吃藥、只在“老爸”左坤畫像面前虔誠禱告的她,在2007年傳福音時身體無法動彈,最終惡化為帕金森綜合征,悔不當初。 (采寫:南都記者 嵇石 受訪者供圖)


轉載鏈接:https://www.guancha.cn/society/2015_09_07_333206_1.shtml

隨縣人民政府辦公室主辦 隨縣新聞中心承辦
聯系電話:0722-3567882 備案編號:鄂ICP備12008781號
隨縣新聞中心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網站地圖

政府網站標識碼:4213210015

鄂公網安備 42132102000101號

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投注 澳洲幸运8开奖是什么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号码 325棋牌安卓版 快乐飞艇是官方彩吗 开浴足按摩店容易赚钱吗 新疆11选5彩票控 福建双色球大奖记录 微信打字赚钱是不是真的吗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说明 迷你世界做图赚钱 大金棋牌app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九号彩票平台登录 上海期货股指股票配资融资网 青海11选5开奖直播现场